舍卫城

个栖身拉波提河南岸、居于北方邦中部上缘的边境村庄位列佛教八大圣地之一,因佛陀曾在此降伏外道、留居说法而闻名于世。佛陀一生云游四海、居无定所,但在舍卫城的祗园精舍中,他一共度过了24个雨季。在汉地流传最广的两部经书《金刚经》和《阿弥陀经》,就是佛陀在这里宣说的。
作为古代印度蹻萨罗国首都,舍卫城由于地处多河交界,交通便利,在曾经的许多个世纪里,都是商贾云集的繁华之城。在北京的圆明园里,还曾有一座小城也名为:舍卫城“,就是仿造这里的城池布局所建。公元12世纪,舍卫城遭入侵的伊斯兰卡军队所毁,1863年,英国考古学家重新发现了这座城市。迄今为止,舍卫城的遗迹仅仅出土了一小部分,除了城门、城墙、祗园精舍和几座寺塔之外,尚有一些佛教文物被收藏入勒克瑙博物馆中。
祗园精舍
名“祗树给孤独园”。传说它最初是舍卫城王子祗陀的花园,佛陀的追随者富商“给孤独长者”为给佛陀建一座安居说法的精舍,用黄金铺满整座花园的土地来向王子求购,王子被他得诚意所打动,让出土地并赠予自己的树木,:祗园精舍”和“祗园给孤独园”因此得名。
祗园精舍位于舍卫城南郊,历经了覆灭和重整之后,这里袒露这新生的优美、光洁,又被历史的沉静气韵所笼罩。漫步其中,菩提树高低成荫,绛红色的屋廓墙基纵横交错,能让人依稀辨认出一丝皇家园林气息。工人们散布在遗址四方,还再对墙基进行着不停的挖掘和重垒,以使它们看起来更齐整有序。也许那些砖瓦的年代不值得考据,更重要的是每一处遗址的确定性和可辨认性,因此,你能看到这里大部分的遗迹线条都经过了补修。
这里已经修正完成了八座佛塔和许多殿堂,其中比较著名的有拘赏波俱提精舍和犍陀俱提精舍,都是佛陀曾经安居之处。游客和超圣者们则最多聚集在阿难菩提树四周。这棵参天大树在主干道中央,传说是舍卫城民众为了在佛陀外出云游的时候能够睹物思人,请求他从菩提伽耶的菩提树上取下植苗,由给孤独长者种在此地。虽然当初的那颗阿难菩提树早已难觅踪迹,如今这颗菩提树的真实身世是来自斯里兰卡的阿努拉德普勒古城,但信众们依然乐于投靠到它的隐藏下,寄托追思之情。
票价:100卢比
帕耆俱提和卡耆俱提
耆俱提位于古城北端的大路旁,传说是鸯掘摩罗长老的纪念塔;卡耆俱提与帕耆俱提相邻,被后人疑为给孤独长者的故居遗址。这两座大塔都是巨大的砖丘修建,属于古代王舍城的遗迹组成部分,又被人们认坐是佛教遗迹。与祗园精舍相比,这两处遗迹清冷得多,只能偶见零星修行者静坐塔下,与看门人为伴。
耆那寺
耆俱提附近,还有一座中古式样的红砖耆那寺遗址。耆那教徒认为,这里是他们第三圣者尊生主诞生地。这座耆那寺院建造结构非常独特,中心是一个圆顶房屋,已经毁去大半,正好从正中生生剖开,露出精美而破败的内瓤。虽然寺院已损,但耆那教至今仍在印度拥有着一定的影响力,因此舍卫城对耆那教信众而言,也是他们心中的圣地。

交通:从德里有火车直通贡达,从贡达可以租车取道巴拉兰谱尔到达舍卫城。
餐饮住宿:舍卫城再向北十几公里,有一座小城市巴拉兰普尔。在哪里,有几家还算体面地旅店,专为朝圣者门准备。你也可以在寺院挂单,舍卫城中的斯里兰卡寺、中国寺、泰国寺和韩国寺等几间大寺院都接纳朝圣者入住。作为清修之地,它们的宁静和安全都能够让人放心,但绝不能期望舒适——在印度的乡村地区,电并不是随时保障的能源,因此,热水澡和取暖设施都属于奢求。如果选择冬天造访,严寒带来的挑战可能超越你的想象。同时,网络和肉类食物也将无处可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