吠舍离

舍离位于进一案印度比哈尔邦首府巴特那的北面,与巴特那隔恒河向望。这里曾是古印度恒河平原八大国之一的跋耆国的首都,如今则是一座小得不经意就会错过的村庄。虽然破败萧条,这里确是佛教八大圣地之一。佛陀一生说法45年,在吠舍离完成了他得最后之旅,他在这里语言自己即将入灭,并为僧众最后开示法义。佛陀入灭后,七百贤集召开第二次结集会议,彻底澄清了混沌律戒,但和合的僧团也由此正式进入分歧的部排时代。
今天的吠舍离远不再是印度古国的首都,虽然留下了很多与佛陀有关的重要遗迹,吸引来无数朝圣地游客,却依然保留着淳朴的乡村风情,似乎仍是几千年前39岁左右的佛陀初来这里讲法的样子,来过吠舍离的游客曾评价说:“这里真的很贫穷,当地人赤着脚,披着破烂围巾,用树枝刷牙,住在一些稻草做顶、用竹片编的圆形棚子里。”不要期待这里有电力,这里也没有公共交通。
阿育王石柱、佛塔及僧院遗迹公园
离吠舍离约3公里的哥哈尔村有一片占地广阔的遗址,包括阿育王石柱、阿难舍利遗迹及僧院遗迹等,是吠舍离最著名的观光与朝圣之地,但目前只挖掘出部分区域,其他仍埋没在荒烟蔓草之中。平时附近的居民会到公园中割草给他们的牛当饲料,孩子们也回来这里玩耍嬉戏。
未到遗迹公园,就能看到高高矗立的石柱,这是孔雀王朝的君主阿育王为了标示吠舍离是佛陀最后一次正式开示说法之地而竖立的。石柱有丈余高,经过两千余年依然保存完好,顶端倒扣一朵造型优美的莲花,莲花上坐着一只线条流畅、比例均衡、威风凛凛的石狮。是石狮张着大口,面朝西北方向佛陀入灭地-拘尸那罗。
紧邻阿育王石柱,有一座红砖砌造的覆钵式佛塔,即阿难舍利塔或称二号佛塔。印度考古学家等在此发现阿育王埋藏在这里的舍利容器。这也是阿育王为纪念佛陀在此地做最后公众开示而建,曾受盗墓者破坏,但残存砖垒尚完整,与蜘蛛相对而立。
公园里有一片长方形水池,推测是供僧众饮用、沐浴挖掘的。因附近栖息众多猴子,它们常在池畔沐浴嬉戏,故佛经中以猕猴池称呼。
水池南边,有一片广阔的寺院遗迹,据考证为当时离车族特为佛陀建造的大林重阁讲堂。目前只挖掘出一部分。佛陀悟道后常在此地讲学,雨季常在此净住。自小抚养他长大的姨母—摩诃菩提夫人,带着佛陀的俗家妻子耶输陀罗等数百女众,就在这里,恳请他接受女众出家。佛陀缘于当时印度的环境和僧伽制度一直没有答应,在阿难的多番劝请后,佛陀终于同意了女众受戒出家。比丘尼僧团的建立,打破了当时种姓制度与两性的界限,是佛教史上一次极其重大的转变,而女众终于得以受戒进入僧团学法修行也使得"佛门四众"在吠舍离具足了。
 票价:100卢比
加冕仪式水池
吠舍离村距离主要街道大约1公里的地方,有一片巨大的长方形水池,据说这里是古时加冕典礼时用的水池,现在,池子四周建了阶梯平台,村民都会来这里沐浴洗衣。
佛陀舍利塔
加冕池附近,有一条小路通往一座小花园,花园正中有一座形的铁栏杆围篱,上面盖着半圆形的覆钵式屋顶,里面保护的是佛陀舍利塔遗迹。佛塔几乎全毁,只剩部分基座,佛陀入灭火花后,恒河平原山的八个大国将舍利分为八份,没国各持一份,离车族将分到的一份安奉在这里,虔敬供养。1958年,考古发现这座佛塔的残基,并发现一只滑石制的舍利罐。
吠舍离博物馆
冕池边的吠舍离博物馆主要收藏附近出土的文物,包括公园3世纪到公园6世纪古物,其中以陶土烧纸的风格迥异的猴头像最右趣。
巴特那博物馆
开吠舍离,开车两个多小时,经过横跨恒河的甘地大桥,就回到了巴特那市。巴特那是比哈尔邦的首府,即有机场和火车站,也有四通八达的公路交通网,在朝圣地路上选择这里作为中途休整点是个不错的注意,此外,位于市内的巴特那博物馆是印度三大著名博物馆之一,收藏了许多从巴特那、那烂陀和菩提伽耶等重要佛教遗址出土的文物和雕像,很值得前往参观。其中最右价值的藏品是一只从吠舍离挖掘出土的舍利罐,里面保存了佛陀的舍利遗骨。此外,一楼大厅收藏有丰富精美的石雕,许多佛陀像、菩萨像以及青岩雕刻、犍陀罗风格的故事性石板都值得 反复欣赏。其中,最重具代表性德是一座名为“拿孔雀毛扇的女子”的雕像,约有2米高,由一块完整的巨石雕刻而成,女子一手拿佛尘、一手持念珠,浑身涂有耀眼的油彩,这是孔雀王朝灿烂艺术的证明。其他,还有孔雀王朝和笈多王朝时期的铜雕、石雕和红土雕像等,都是极具历史意义的古物。
    票价:250卢比

世界和平塔
加冕水池旁,有一座巨大雪白的覆钵式佛塔,由日本妙法寺兴建。这里供奉着一小部分在吠舍离发现的佛陀舍利。

交通:从巴特那到吠舍离,只需两个小时车程,途中需要横跨恒河上总长6公里的甘地大桥。因古迹散步在村子各个角落,在巴特那事先租好车,寻访路沿会轻松便利许多。